公告中「話太滿」被打臉 銀星能源董秘信披違規一點也不冤-高邑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06月06日 6:01 来源:高邑新闻网 编辑:天天pk拾开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天pk拾开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华为出售海底光缆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按照信息披露規則π♂⊿,上市公司股票異常波動公告中⌒〇▽,並沒有強調上市公司要做未來幾個月不重組的承諾┊,只需要公司對重要問題的關注、核實情況做說明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退一萬步說﹡⊙,假如有媒體報道公司有重組預期∟∵﹡,或者報道了公司的重組傳聞♂⊿〇,公司也只需要在公告中澄清說明□,目前到底有沒有重組〇♀﹡,如果沒有籌劃就說沒有↑,有就說有□,而不需要說「未來3個月□,不籌劃……」一旦做出了這樣的表述﹡∵,就是不給公司及控股股東留餘地⊿,3個月是個不短的區間∵⌒,隨時可能出現很多變化?π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董秘學苑﹡∟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↑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〇。投資者據此操作☆,風險請自擔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把話說得太死?♂,而導致信息披露出現違規的案例還有不少∟。2018年7月27日π,金鴻控股收到深交所監管函∴。公司當時正在籌劃重組停牌♂,此前2018年7月18日☆▽〇,金鴻控股發佈《關於擬籌劃重大資產重組繼續停牌的公告》稱♂,公司股票自7月18日開市起繼續停牌♂△,繼續停牌時間不超過7個交易日(也就是停牌到2018年7月27日)∵┊⌒,到時候不管有沒有預案出來都復牌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需要提醒的是⌒,當時監管層還沒有像現在這樣嚴格規範重組停牌時間┊△∴,公司當時停牌也才剛2個月出頭□,深交所也沒有發關注函催公司儘快公布重組預案復牌〇∟,金鴻控股完全沒必要公告把復牌時間說的這麼死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意思是〇,控股股東的言行不一致導致了公司的信息披露違規⌒〇▽。實際上看△,雖然控股股東有一定責任﹡∴π,但是作為公司信息披露的負責人♂,銀星能源董秘是無法甩鍋的△∟♂,其就犯了話說得太死的毛病〇□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⊿∴▽,銀星能源要收購自己的控股股東⊿,毫無疑問將構成重大資產重組⌒。但是2019年5月5日晚間◇☆,銀星能源曾公告「未來3個月⌒□□,公司不籌劃重大資產重組、發行股份實現」↑。兩個公告一對比〇∟,言行不一致□,構成了信息披露違規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可以看到◇△┊,這個3個月內不重組的承諾並不是此前一次重組失敗而做的⊙,而是公司股票異常波動?,公司發佈異常波動公告∴┊π,在異常波動公告中的風險提示部分進行了這樣的表述↑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一次異常波動公告中都做了「除已披露事項外↑▽,未來3個月內▽◇┊,公司不籌劃重大資產重組、發行股份事項」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證券時報對銀星能源董秘辦的採訪⊿,公司對於這個信息披露違規是喊冤的?⊙,此前做出的3個月內不重組承諾有問詢過控股股東▽∟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終銀星能源果然沒有如期復牌〇□□,而被發了監管函♀▽,其實這也是董秘認真點完全可以避免的一次監管☆♂。上市公司信息披露□♂,及時、真實、準確、公平、是底線⊿↑,守住這個底線的同時∵∟∟,然後如何去做好信息披露就看各自董秘的經驗發揮了♂⊿,但是經歷了這個案例之後◇☆π,希望以後其他董秘不要隨意在公告中把話說太死┊⌒↑,要留有餘地∟┊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┊▽∟,董秘是把這個3個月內不重組當作了硬性核查內容……⊙,而監管層並沒有這樣的規定♂。我們也可以理解為∟,公司的公告已經模板化了△↑⊙,而控股股東方的回復也已經模板化了⌒,所以沒有注意到這個表述的風險點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銀星能源2019年共發佈了6次股票異常波動公告⊙?,分別在1月31日、2月12日、2月17日、3月7日、4月14日和5月5日⌒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銀星能源董事會秘書李正科(圖片來源:中國證券報)資料顯示♀∵,李正科↑,男,1972年2月出生,研究生學歷,高級工程師π。歷任寧夏大壩電廠生技科專責;寧夏馬蓮台發電廠工程部專責、機械維修部副主任、計劃經營部副主任、主任;寧夏發電集團有限公司計劃經營部專責、經營計劃處處長;中鋁寧夏能源集團有限公司計劃經營部經營計劃處處長、副主任;兼任中鋁寧夏能源集團有限公司經營管理處處長?♂π。2016年3月上任公司董秘⊿☆,現任銀星能源副總經理、董事會秘書☆﹡,2018年薪酬34.81萬元◇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:文言文写钢铁侠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