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馬拉雅FM上市?面前還有三座大山-怀化市新闻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07月19日 2:08 来源:怀化市新闻网 编辑:幸运快乐8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幸运快乐8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海底捞垃圾被拒运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公司的發展軌跡來看↑↑▽,喜馬拉雅自2014年3月拿到1150萬美元A輪融資后一路可謂順風順水⊿。截至今年3月□∟,喜馬拉雅已經完成E輪融資♀,其中騰訊領投1.4億美金∟,泛大西洋資本投資1億美金♂┊,高盛投資3000萬美金△◇▽。如今◇,喜馬拉雅FM估值超過200億人民幣∵,成為頂級戰略投資者的盛宴∴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2011年蜻蜓FM上線算起∴∵△,音頻APP已走過8個年頭♀┊〇。經歷了初期野蠻生長之後┊,音頻APP依靠資本獲得了用戶規模⊿,如今形成了喜馬拉雅、荔枝、蜻蜓等巨頭爭雄的局面〇?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至去年底□∴,喜馬拉雅FM總用戶規模已經突破4.8億♀〇↑,包括車載、穿戴、音響智能設備用戶及3500萬海外用戶⌒,活躍用戶日均收聽時長達135分鐘〇∴⊿。平台內共有600萬主播∴,覆蓋歷史、新聞、財經、音樂、小說等三百多類上億條有聲內容⊙,行業佔有率超過70%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于被過度開發的視覺媒介〇⊿π,以及傳輸過於單向的傳統電台↑〇,新興的音頻平台支持個性化傳播♂∟◇,內容包羅萬象⊙π,在碎片化時代越來越表現出強勁的勢頭⊙。艾瑞數據顯示↑⊿,截至2018年底?,我國移動電台活躍人數達到了2.05億人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為音頻行業領域的頭部玩家?∵,喜馬拉雅佔據了非常有利的位置∵∟☆。如果上市♂,不僅可以降低融資成本♂,還可以利用資本槓桿撬動更大的市場資源⊿□,同時品牌效應在國內也更加明顯△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◇,新的內容付費用戶數量增長緩慢已經是行業問題↑。目前來看□?,喜馬拉雅跟國內絕大多數知識付費平台一樣☆〇,多以販賣焦慮為主⊙,行業復購率低、完課率低、使用時長低的「三低」現象突出〇▽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之後⊙,尚「不知如何賺錢」的音頻平台加快尋找變現出路◇∴┊,蜻蜓嘗試商業定製電台、考拉搭建音頻廣告平台、喜馬拉雅做起智能音箱……但都收效甚微┊∴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5總 結不管喜馬拉雅承認與否〇,其上市已經無可爭議△♂,最多也只是一個時間問題♂↑。可是♀♂♀,如何跳出知識付費瓶頸、如何解決不斷出現的版權問題、如何構建壁壘應對競爭對手⊙π⌒,是喜馬拉雅面前最迫切的事⊿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毫無疑問□◇♀,「全品類」的戰略是喜馬拉雅得以成功的關鍵⊿△△,但大而亂的內容恰恰又威脅着喜馬拉雅的發展♀。就像電商平台假貨泛濫的現象一樣⊙,喜馬拉雅同樣存在「假貨」問題∵☆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以說☆,版權獲取問題一直是在線內容平台的原罪♀↑⌒,市場觀點普遍認為△π◇,喜馬拉雅的版權糾紛或許會成為其上市之路上最難過的關卡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次上市遇挫之後〇△,喜馬拉雅選擇在低調中「悶聲做大」◇☆☆,但只要一天不敲鐘∵♀⊿,資本的焦慮就會始終伴隨其左右▽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工商變更再次引發行業「競猜」關於喜馬拉雅何時上市的問題π,媒體圈似乎比其CEO余建軍還要上心♀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引發一陣討論┊?。5月24日﹡,天眼查數據顯示∴,上海證大喜馬拉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發生多項工商變更□⌒┊,包括小米副總裁洪峰在內的12名董事退出﹡△∴,僅剩喜馬拉雅聯合創始人兼聯席CEO余建軍一人π。不僅如此∟,公司註冊資本減少314余萬元┊┊,縮減5.22%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節點財經⊿∟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π◇▽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∵□♂。投資者據此操作♂♀▽,風險請自擔﹡┊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此「號外」的大動作π∴⊙,自然引來多方媒體的關注∴,一場關於「喜馬拉雅上市在即」的話題討論又隨之而來⊿↑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♂∟⊙,過去的2018年喜馬拉雅一直經歷着「被上市」的困擾⊿♂?,短短几個月間就經歷了四次謠言☆。但儘管官方每次都出來闢謠∵∴,仍擋不住行業內的猜測π♂,以至於當時有人調侃稱:「預測喜馬拉雅上市已經成了自己的一大樂趣△⊙△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4月23日♂π∟,好未來旗下欣欣相融教育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也退出了喜馬拉雅股東行列△,喜馬拉雅公司註冊資本隨之減少了85余萬元□⌒┊,縮減1.41%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儘管已經做到了行業第一♂π,但喜馬拉雅的領先地位並非牢不可破▽,在資本的助力下?,蜻蜓FM、荔枝的攻勢也可謂咄咄逼人□。資料顯示◇∵♂,蜻蜓、荔枝已經分別融資到E輪和D輪↑∴,早在2016年喜馬拉雅傳出上市計劃時♂,蜻蜓FM就緊跟着傳出了籌備上市的消息△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種種跡象表明〇,融資已經到了E輪的喜馬拉雅FM登陸資本市場已是板上釘釘♂◇π,只不過在臨門前的一腳┊〇△,喜馬拉雅顯得沒有那麼果斷和從容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其中☆,喜馬拉雅FM以4.8億的用戶規模、73%的市場佔有率而穩坐「在線移動音頻分享平台第一」的位置⊙。據相關機構測算△⊿,喜馬拉雅目前估值已經超過200億人民幣┊◇,是當之無愧的行業獨角獸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音頻大戰?∟﹡,喜馬拉雅一覽眾山小經歷了最初的探索階段后??∴,音頻內容開始尋求多元內容之路♀□↑,移動電台進入到包含音樂、脫口秀、有聲讀物等在內的音頻平台階段□♂∵。這一期間☆﹡,喜馬拉雅、荔枝、蜻蜓、考拉等主要玩家進場完畢﹡⌒,市場格局逐漸成型△♂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于視頻∵,音頻盜版現象更為嚴重♀∟〇,文字作品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製作成有聲讀物◇↑,侵權造假的成本極低▽↑。雖然喜馬拉雅通過建立自糾自查機制、搭建內容審核團隊▽,同時用技術手段對內容進行更精準的侵權識別♂∟♂,但依然無法杜絕盜版亂象↑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文 | 威連幸運的是⌒♀□,伴隨着移動技術與產品的發展∟﹡,險些被時代拋棄的「耳朵經濟」再次煥發生機⊙〇⌒,走出了一種「移動APP+電台」的新模式∵?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3IPO不易﹡,面前仍有三座大山作為音頻行業的領導者▽⌒☆,喜馬拉雅FM的地位已經無人可以撼動□∟⌒,但是巨頭也有隱憂∴,要想成功IPO□┊,喜馬拉雅還需跨過面前的三座大山⊙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進軍知識付費之前▽,喜馬拉雅的收入主要依靠流量廣告、社群和硬件三個部分△□↑,「2016下半年♂⊿∟,我們就發現整個內容付費的收入就已經超過了流量廣告、社群、硬件這三塊的總和↑π⊙。」喜馬拉雅副總裁張永昶表示∵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艾媒諮詢數據﹡∵,喜馬拉雅的產品復購率為52.4%┊,已購用戶復購意願均在90%以上♂⊿﹡。但據阿里應用分發發佈的知識付費行業報告顯示∟〇,知識付費的平均到課率僅為7%↑⌒,喜馬拉雅的高復購意願顯然有被誇大之嫌∴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此∴?◇,喜馬拉雅官方回應稱﹡,工商變更是因為公司搭VIE結構□▽,所有境內VIE公司的董事變更為境外母公司的股東?,屬於VIE標準結構△∴⊙。喜馬拉雅還表示□▽◇,目前沒有明確的上市計劃♂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7月初〇♂,又有自媒體爆料稱∟☆□,喜馬拉雅已完成40億元融資並計劃19年赴港上市π□,估值也從最初傳言的200億元飆升到500億元∵,但仍然遭到喜馬拉雅方面的否認△∵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在經歷了短暫的狂歡之後⊿⌒∟,知識付費也開始迅速「去火」↑。由於知識服務商更注重產品的營銷策略?△,容易忽略產品的質量ππ♀,造成用戶購買課程卻不能獲得優質的知識〇,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對知識付費產品的認可度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到「知識付費」的出現?,各平台才從粉絲經濟中找到了賺錢門道〇,也逐漸形成了自身的內容特色——蜻蜓發力頭部KOL、荔枝以娛樂項目為主、考拉緊守車載入口⌒,而喜馬拉雅則憑藉海量用戶走上了全品類的道路∴△∴,並一躍成為移動電台行業中的NO.1⊿◇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來看□∴,無論是喜馬拉雅還是其競爭對手荔枝、蜻蜓⊿﹡,似乎都已經把上市提上了日程?,「移動音頻第一股」必將是一場殘酷的爭奪戰π,而至於是否會上演18年虎牙逆襲鬥魚的橋段⌒,目前還不好說♀△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眼查數據顯示∟〇□,僅2019年以來∴⌒,喜馬拉雅FM就有26條開庭信息┊∟☆,包括15條案由為「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」的開庭公告?∴□,其中喜馬拉雅FM有6次為相關案件的被告方∟??,可見其版權問題的複雜□□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內憂外患之下◇,喜馬拉雅持續盈利能力的擔憂給其上市前景蒙上了一層陰影♂♀♀。04資本的急迫與焦慮從頻頻爆出的IPO傳聞不難看出↑┊⊙,喜馬拉雅背後有着巨大的資本壓力□,在盈利不明朗的情況下π,喜馬拉雅需要搶先拿到融資謀求上市π,讓後期投資人拿到回報◇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投資人和創始人之間的意見分歧可見一斑π,加之又被頻頻爆出上市計劃﹡∵△,音頻行業從業者一致認為⌒,喜馬拉雅的投資方已經透露出了急迫與焦慮↑∴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隨着喜馬拉雅繼續發力知識付費的全品類社區☆,也意味着它需要同其他垂直領域的知識付費平台進行競爭↑,但其本身的局限使它對其他知識付費平台的進攻性比較弱π。對比行業三巨頭∟,喜馬拉雅反而因為內容太繁雜而失去了主打特色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市消息一再傳出♂△,闢謠的消息緊隨其後⊿,但無論如何⊙?♂,處於音頻平台頭部的喜馬拉雅FM已經無限接近「音頻第一股」﹡?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iMedia Research(艾媒諮詢)數據顯示⌒,2019年第一季度喜馬拉雅、荔枝、蜻蜓FM三家主流在線音頻活躍人數分別達到8955.2萬人、3589.1萬人和3204.3萬人⊙△♀。雖然差距巨大♀⌒,但荔枝、蜻蜓FM在用戶上的數量同樣達到了千萬級﹡∵⊿,分食了喜馬拉雅大額市場▽◇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推荐阅读:马如龙去世